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廣場舞新聞

“問題村”大變樣 廣場舞功不可沒

時間:2017-11-07  來源:跳一曲廣場舞  作者:管理員  閱讀:

“問題村”大變樣 廣場舞功不可沒

  曾經矛盾尖銳的“問題村”,在興起廣場舞之后大變樣:村民關系和諧了,大家都更關心集體事務了,村莊越來越穩定。這種現象發生在佛山市順德區。

  據介紹,順德自2007年在全區200多個村(居)組建基層婦女健身隊以來,不僅使萬余名鎮村婦女培養了健康的愛好,還在維護基層穩定、推動村民自治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十年間,緊張的村民關系、宗派紛爭得到有效化解,“村兩委”換屆時期也變得和諧穩定。

  對于這些變化,村民總結稱:“廣場舞功不可沒。”

  農村婦女無所寄托

  易受煽動成“不穩因素”

  在順德區勒流街道龍眼村,每周逢一三五晚上,近百名婦女在專業舞蹈老師的帶領下列隊,跟隨音樂擺動身體。10公里之外的倫教街道熹涌村,每晚也會傳出《最炫民族風》等歡快節奏,只要不下雨,三十余名健身隊員便準時聚集起舞。

  看著這番其樂融融的景象,很難想到,十年前,這兩個村都是在村務治理、村經濟管理、村內治安等方面存在諸多“不穩定因素”的典型。

  自1998年開始擔任熹涌村婦代會主任(記者注:2015年后改稱“婦聯主席”)的吳少芬,仍然對十多年前村內派系紛爭的局面仍記憶猶新,“村里特別不穩定,2005年換屆那一年集中爆發出來”。她回憶道,村內公共秩序遭到極大破壞,民心不安,一年后,新上臺的11名村委會干部被調查。

  龍眼村的“亂”則更廣為人知。2004年該村召開村民大會,經過民主投票表決,罷免了兩年前上任的村委會主任龍某。這也是廣東首例村民通過投票罷免村干部的事件,當時在社會上引發了廣泛討論。

  “出亂子的時候,主要參與者都是婦女、老人。”龍眼村婦聯主席官寶珠說。隨著男性村民外出務工人數增多,婦女成了農村開展各項工作的主要對象,逐漸形成了“婦女穩定則鄉村穩定”的局面。

  由于村內多方面制度失序,婦女工作同樣舉步維艱。順德區婦聯認識到,經濟社會轉型期,一些文化素質較低的中老年婦女平時無所寄托,容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利用并推到矛盾的最前端。婦聯組織作為婦女群眾的“娘家”,應引導和教育婦女,改善她們的精神生活,暢通利益訴求渠道,幫助她們提高是非分辨能力。

  在這樣的背景下,村居婦女健身隊應運而生,順德的農村婦女第一次正式接觸到從城市“刮”來的廣場舞風潮。

  跳廣場舞促進交流

  矛盾化解村民關系和諧

  2008年4月,龍眼村成為勒流第一批建立農村健身隊的村莊,20多名婦女成為首批成員。

  周團心和陳惠芳都是最早加入健身隊的婦女。“當時都在倡導健身,但我們沒有途徑參加,平時只能在家看電視、打麻將。村里說成立健身隊時,我們都很積極參與。”她們說。一開始,從來沒有在公眾場合跳過舞的她們,因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動作都很拘束,且由于村民關系常年疏離,隊員間相處也頗為尷尬。直到村委會請來了指導老師,她們才重拾信心,隊員間也慢慢熟絡起來,交流也多了。

  “別看我們現在關系這么好,以前見面從來不打招呼的。”周團心和陳惠芳笑言,自從加入健身隊,隊員們的交際圈不斷擴大,大家的關系逐漸融洽起來,帶動整個村也變得和諧。

  長久以來存在隔閡與矛盾的熹涌村,村民關系也在成立健身隊之后有了改善。同為健身隊成員的吳少芬和伍妹,曾是眾人皆知的“死對頭”。“每年婦女節,村委會給村里每名婦女發35元補貼,但有人硬說國家是按50元一人的標準撥錢給村委會,其他錢被村干部貪污了。為此她(伍妹)整天來掀起罵戰,有一回堵在門口罵了我三個小時。”吳少芬回憶起她和伍妹之間的矛盾根源稱。

  對此,伍妹回應說,“以前不了解村委會的工作,其他村民說什么都信以為真。后來大家一起跳舞,交流多了,對很多情況也有了新認識,不再像原來那么閉塞了。”

  吳少芬說,婦女們在跳廣場舞舞蹈的過程中培養出了感情,化解了不少矛盾。“素有矛盾的婦女,一起跳舞久了,相互間也會開玩笑了。”這樣的變化讓順德區的婦女干部感到欣喜,“婦女穩定了,果然鄉村就穩定了”。

  婦女爭當村民代表

  主動參與村集體事務

  順德鄉鎮廣場舞的發展,不僅為婦女生活注入了活力,還提高了她們的主人翁意識,使她們積極參與村集體事務,有效促進了村民自治的和諧發展。

  曾經龍眼村的“村兩委”換屆總能看到這樣的場景:競選者們各說各話,村民并不愿了解他們對村莊未來的想法與規劃,只憑親疏關系進行投票。因此,票比較分散,有些被選上的村干部,得票才剛剛過半數。“如今不用刻意做政策宣傳,跳舞時就可以加強村民溝通,選上的村干部得票率都在85%以上。”官寶珠笑著說。

  與此同時,婦女們主動參與村莊管理,爭當村民代表。據悉,2011年順德區進行農村綜合體制改革后,村居婦女代表選舉比例擴大到30%。而在龍眼村,77個村民代表中,婦女代表就占了20多個,她們基本都是健身隊的骨干。據介紹,甚至有些“問題村”的婦女主任因為組建健身隊后威望大大提高,競選上了村黨支部書記。

  熹涌村也經歷了同樣的變化。吳少芬說,以前村內開展的各項工作都有不同意見的村民阻撓。有一次,村委會給村民發放福利,部分抵觸的村民在事后一一將福利回收,“對村委會工作不了解的村民,很容易受到別人的煽動,誤以為村干部貪污、亂作為。”她說,有了共同的跳舞愛好后,婦女們走到了一起,了解了真實的村政工作,曾經的反對者如今反而成了義務的政策宣傳員,“她們說一句話,比我們以前教育十句話還有用。”

  龍眼村健身隊隊員周雪芳稱,如今大家看到村里哪里有問題了,晚上就會匯報給一起跳舞的村干部或婦女委員,村民逐漸建立起對村干部的信任,“村莊和諧了,才有發展前景。”

  對于組建婦女健身隊后各村發生的變化,順德區婦聯的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該單位有關負責人表示,效果遠超預期,“對群眾來說,改變了婦女的精神面貌,增強了她們的體質;從婦聯的角度來說,鍛煉了婦女干部,提高了婦女干部的威望;從政府層面來說,則實現了基層穩定和諧,一舉多贏。”

猜您感興趣

斗三公怎么刷流水 辽宁11选5预测软件 十分快三技巧单双 配资178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几点 天天红包赛2元好还是10元好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分析 吉林快三技巧选号口诀 炒股票入门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海南环岛赛彩票直播 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开奖 彩票论坛首页 海南4 1下载安装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直播 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