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廣場舞新聞

廣場舞大叔,搶了阿姨們的風頭

時間:2017-11-08  來源:跳一曲廣場舞  作者:管理員  閱讀:

廣場舞大叔,搶了阿姨們的風頭

說起廣場舞,人們總以為是大媽大姐的專屬名詞,男人們少有涉足。可在溫州的廣場上卻是另一番情景:男人們不僅敢學敢跳,而且幾乎場場都到,靈動的舞姿還能與身材姣美的舞娘們一較高下。

上周末,錢江晚報“浙鹽藍海星”170廣場舞俱樂部送舞教學巡回到溫州,在溫州市體育中心、至信廣場開展多場公益教舞活動,最搶眼的竟是一群自嗨大叔。相比前陣子網上熱炒的某地中年男大跳尬舞,溫州廣場舞大叔讓人看著不窘,勇氣可嘉,和阿姨們還和諧相處,毫無違和感。

白天做保安,晚上練跳舞

沒錢又怎樣,至少很健康

身著一件標準的練功服,雙手各戴一個金光閃閃的練功護腕,腰上也戴著護腰,再外搭白色鴨舌帽。看架勢,你一定以為這位與眾不同的大叔走錯片場?別不信,他還真就是來跳舞的。

《黑貓探戈》的音樂一響,58歲的王恩華便迫不及待地站到第一排,跟著排舞達人陳萍老師一起扭動身子,時而左搖,時而右擺,把這首輕松俏皮的外國舞曲跳出了新味道。

“我是溫州和合拉鏈廠保安,老家是江西井岡山的。四五年前就在這里跳舞了,當時我是全場唯一的男舞友,現在才多了幾個男舞伴。”王恩華說,“想當初,舞隊初創每天跳廣場舞的人只有十多個,哪像現在這樣每天有幾百個,呼啦啦都是大場面。”

除了愛好跳舞,王恩華還是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戶外運動協會和合分會會長以及南拳俱樂部部長,這身行頭可是標配。“一開始,我是練打拳的,還是戶外登山愛好者。后來年紀大了,練拳膝蓋不行,就迷上了運動量相對較小的廣場舞,加入了這個濱海神韻舞蹈隊。”講到動情處,他還現場秀了一把柔韌性,劈叉來了個“一字馬”,引來周圍陣陣掌聲。

在大多數人眼里,男人跳廣場舞很稀奇,更別說每天都被簇擁在群花里。有人不理解王恩華,連老伴也看不慣:年紀這么大了,居然混在老娘們群里跳舞?可豁達的王恩華從不放在心上,幾乎天天晚上7點鐘,總是準時出現在至信廣場,開始他的舞蹈“必修課”,一跳就是一兩個小時。

“來溫州打工20年了,和我一起來打工的許多老鄉都發了財,但我還是沒什么錢。但我一點都不后悔,我比他們相比,多了個身體健康,這是最重要的,廣場舞讓我有了更年輕的心態。如果有機會,我還想去星光大道,好好展示自己吶。”王恩華滿懷憧憬地說。

起初當觀眾,后來變骨干

婦跳夫隨多,東風壓西風

通常在廣場舞池里,中老年婦女是不折不扣的主力軍,男性最多只能算點綴。但在溫州市體育中心廣場上跳舞的幾名男舞友,不僅各舞種都能露兩手,還搶在前排,帶頭領舞,搶了女主角們的風頭。

棗紅色針織衫,配上條紋休閑褲,52歲的周國文舞步靈活,音樂一響,原本低調木訥的他連眼神都變了樣,舉手投足間盡展舞友風采。

“出來就是為了跳舞。”他一邊盯著場上的教學一邊說道,“所以我不在乎別人的評論,自己開心就好。多運動,多跳舞,也是為了更好地工作!”

作為溫州市男舞友最多的舞隊之一,周國文所在的世紀廣場鴻運健身隊里男舞友風頭強勁,曾經“東風壓倒西風“——男舞友比女舞友還要多,就連隊長陳小云的老公張秀都在老婆的感染下入了伙。

“能跟老婆一起鍛煉,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負責冷藏運輸管理工作的張秀告訴錢報記者。原先的他喝酒打牌,體質不好,生活方式也不健康,就被老婆拉來跳廣場舞。雖說最初還有點難為情,抹不開面子,但時間久了,他也跳上了癮。現在,他不僅跳的舞種越來越多,成了隊伍里的標桿,吸引了不少夫妻檔加入舞隊。

“我們跳舞時,有很多男性觀望,其實有不少人也想跳,就是不好意思。男人說的話,比我們更有說服力。”陳小云笑道。

對于吸引隊伍里的男同胞,陳小云很有一套。除了及時更新廣場舞和排舞曲目,她還開設鬼步舞的專場教學,從二十幾歲的小年輕到七十多歲的老大爺,個個通吃,舞藝精湛,“很多男舞友都覺得自己還年輕,所以他們有什么需求我們就教什么。”

猜您感興趣

斗三公怎么刷流水